《八零年代农场主》 第1章 末世强者成了傻姑娘

痛……好痛……

那种犹如灵魂被烈焰灼烧般,只能无助地哀嚎,却连手指都没办法动弹一下的疼痛!

冰冷的雨水,砸在薛玲的脸上,让她那模糊的意识,蓦然变得清醒起来。

……等等?雨水?

末世里的雨水,那是能随便淋的吗?

忒么的,别被她逮着动手的人!不然,分分钟剁了他做花肥!

“她死了吗?”

“应该没有……还有呼吸……只是晕过去了。”

“那我们要把她送到医院里去吗?”

“笨蛋!打她的人都跑了,你上去帮忙,她赖到你身上怎么办?”

“那要报警吗?”

……

报警?

在“强者为尊”的末世里,竟然还有这样的白痴?

“唉,她的手指动了下!”

“那我们快离开!不要被她看见!”

“对!对!快点走,万一被人发现了,就说不清了!”

……

“踢踏”的脚步声,慢慢地消失。

本就偏僻的小胡同,竟如午夜般寂静。

仿若老天爷也不愿意看见这一幕似的,“滴滴答答”的小雨,瞬间就变成了“瓢泼大雨”。

卧槽!

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不认识自己的小崽子!

回头,一定要好好地“教教”他们!

满腹愤怒、不甘、郁闷和抓狂等情绪,纠结缠绕在一起,在薛玲的身体里爆发开来。

下一刻,在黑暗中独自潜行了许久的薛玲,就终于挣脱种种无力和痛苦,顺利地睁开双眼。

乌云密布的天空,仿若缺了个大口般,“哗啦啦”的雨水往下倾倒着。

一道又一道闪电,在乌云中穿梭,给大地增添了几分诡谲。

低矮的砖房、奇特的拱门、坑坑洼洼的地面、只能够让三轮车通过的狭窄过道……

这里,绝对不是她生活了近十年的末世!

那么,她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啊……”

不知薛玲的哪个念头,触动了那些尘封了多年的记忆,瞬间,无数的碎片坠落,让薛玲忍不住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呻吟着。

“玲玲……”

“玲玲,你在哪里?”

“玲玲,下大雨了,天黑了,我们先回家好吗?你快出来,我们下次再玩‘躲猫猫’……”

两道女声,一道男声……

下意识分析着的薛玲,眼角余光里出现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一边叫着“玲玲”,一边惊喜地冲自己奔来。

而,在她的身后,却是一个中年妇人和一个年轻的男子。

这两大一小三人脸上的神情很奇怪……

不等薛玲想出个所以然来,下一刻,她就再也坚持不住地晕过去了。

……

此时,三人已经跑到薛玲面前。

中年妇人难掩嫌弃地看着一地的污水,再看了看自己今天才换上,此刻却满是泥泞的新衣服,眉头几乎皱成一个“川”字。

“妈,薛玲不会出事吧?”

年轻男子不着痕迹地后退几步,手里撑着的那把黑色的雨伞,将他的身子遮得严严实实的,仿若未曾瞧见中年妇人那被雨水淋湿一半的衣服,也仿若未曾瞧见孤单一人,躺在路面上,任由暴雨冲刷的薛玲身体下意识发出的颤抖和瑟缩,以及那越发惨白中混合着痛苦的脸庞。

“这小灾星,就是不让人清闲!也不知道薛团长家里人是怎么想的,换了我,早在生下来的时候,就将这小灾星摁在马桶里溺死了……”

中年妇人骂骂咧咧地说道,一脸的嫌弃和厌恶:“王红,还不快将她扶起来!”

“妈,我身上穿的是前儿文婶给的花布做的新衣服,沾了泥水后就没办法清洗干净的!”

被唤做王红的小姑娘,难掩嫌恶地看了眼手里乌漆抹黑的雨伞,却依然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并按下欲跺脚撒娇的念头。

虽然,今儿个,她穿的是黑色直筒裤,沾点泥水也看不太清楚,但,这可是她为数不多的几套不带补丁的衣服,哪能因为薛玲这个不知好歹的“傻姑娘”而糟贱了?!

“文婶”两个字,让中年妇人将到了喉咙的怒斥咽下肚,然而,脸色却依然不太好看,嘴里更是小声地骂道:“女儿就是赔钱货,这还没嫁出去,就开始向着外人了……”

“不过,也好过这小傻子,倒贴无数嫁妆,也嫁不出去!”

中年妇人动作粗鲁地拽着薛玲的胳膊,轻轻松松,就将薛玲从地上拽了起来,看了眼身旁撑伞的儿子,到底还是停下对薛玲的谩骂:“老大,将伞往你那儿移,你每天学习那么辛苦,可不能淋雨受凉了……”

年轻男子点点头,看了眼一身狼狈的薛玲:“妈,咱们还是先将薛玲送到医院里去吧!”

火气特别旺盛的年轻小伙子,淋上半个小时的暴雨都会生病,更不用说薛玲这样一个生下来,身体就不太好的年轻小姑娘了!

“本来就傻,万一发高烧,烧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话,点到为止。

可,不论中年妇人,抑或是王红,两人都立刻就明白了年轻男子的话外之意,遂交换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然后,才加快了步伐。

……

泛黄的斑驳墙壁,毛玻璃窗户,带着灯罩的白炽灯泡,和挂着输液瓶的架子……

薛玲愣了愣,很快,就明白自己这是被人送到了医院里。

而,那两大一小三位“好心人”?

想起晕迷期间,以一个“旁观者”身份看到的那些过往记忆,就让薛玲不由得露出一抹古怪的神情来。

都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然而,这三人,或者,应该说是那位叫做周婶子的中年妇人,打着“邻里互帮互助”的口号,收着每月十块钱的生活费,几十斤的粮票和蔬菜瓜果票,和大量的糕点糖果布票,却在薛家人看不到的地方肆意地凌虐磋磨原身!

仗的是什么?

不就是原身是一个被人欺负了,也告不了状的“傻子”!

薛玲微微垂眸,目光在自己暴露在被子外面那晦涩暗黄的肌肤上停留住。

末世里,拥有异能的人,因为修炼附带的庞大精神力,个个都是“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天才。

这其中,拥有木系亲和力,异能高达九级,挥挥手,就能轻轻松松供应一个大型基地每日最基本需求粮食蔬菜瓜果的薛玲最让人尊敬。

那时的她,可是被众多大佬们“供”起来的!

就连她说月亮是白天升起来的,那些大佬们都会毫不犹豫地附和!

没有任何人敢将“傻”这样的字眼安在她的身上!

今世,对的,今世,在薛玲看来,自己真正“穿越”的时间是七零年。就连所谓的“穿越”,也不过是“忘记喝孟婆汤”的正常投胎转世。

偏偏,因为灵魂和身体的不配套,反应略微迟钝了些,竟然让自己落得一个“傻姑娘”的外号!

当然,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

最让薛玲不能接受的就是因为“傻姑娘”这个外号,让自己在学校中受尽了欺侮。

都说这世间最伤人的,永远是童言稚语。

哪怕薛玲上的是部队附属幼儿园和小学;哪怕薛玲是薛家五代单传的“小公主”;哪怕薛家人权势地位不同一般,也不例外。

毕竟,部队高官家的小孩子,可不像世人想象中那般都是一些直来直往,稍微加以挑拨,就会拍案而起,不管不顾地冲上前与人撕咬扭打开来的“憨货”。

要知道,每一个行业的佼佼者,除了自身应备的实力外,心机手腕也绝不能少。

而,生长在这样的人家中,又怎不会受到周边环境的影响?尤其,薛家也是有政敌的,还不上一两位呢!

难免有那么些不能,也不敢堂堂正正打压薛家的人,私下里冲薛玲这位薛家五代单传的“小公主”动手。

……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八零年代农场主 倒序 正序

《八零年代农场主》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