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武帝》 第2660章神庭之败【三】

“杀!”

天界,士气高亢。

反攻,追杀。

只是眨眼间,创世神庭一方溃不成军。

“逃!”

“跑!”

“撤退!”

域王在八重天上眸呲欲裂,拼命低吼。

然而,只要有楚岩在,谁能够走的掉?

“撤退?”楚岩冷笑一声:“域王,这就撤退了?不是要收服第一域一统天下吗?不是要灭我天界吗?”

“楚岩,够了!今日我神庭认栽,你真要杀光这里所有人?大道会崩溃的,九皇不会坐视的!”

“九皇?”楚岩冷笑一声:“他们现在比你忙,等他们有能力出来再说吧。”

邪窟失衡,新道崩塌,现在九皇都被牵制住了。

“大熊,封了这里。别让他们跑了。”楚岩漫步在虚空中,一人无敌,无人能阻,但他并未去击杀其余人。

神庭必败,不需要他出手了,而他现在要做的,是继续变强,缓缓朝着离火将走去。

感受到楚岩的气息压迫,离火将脸色苍白无比。

“你说你,信谁不好,信辰王?全天下都知道我楚岩在收集十六卦门,其余那些门将都恨不得离我远一点,你倒好,这个时候还敢往上凑。”楚岩笑道。

“楚,楚岩,火门给你……”离火将低沉道,随即手一挥,火门直接飞向楚岩。

吧嗒!

伸手接住火门,楚岩看了一眼,随手扔进自己的道统世界里。

“呀呀呀,好热乎,家里有小暖炉了!”上苍巨兽在一旁开心的打滚。

楚岩看了一眼上苍巨兽,没理会,对上苍巨兽来讲,快乐就很简单,有吃有喝,有个舒适的窝,就好了。

他继续看向离门将,笑道:“光火门可能不行,你今日,对天界出手了。”

“不……”离门将露出恐惧之色:“楚岩,放过我,我也是被利用的。”

“利用?”楚岩眼神变的无比淡漠:“辰王用刀驾着你脖子让你对天界出手了吗?就算是,你也不能!我天界,谁敢动,我杀谁!”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楚岩伸出手。

离火将本身就不如楚岩,之前需要和贞王联手才能抵御,加上现在楚岩又召唤神物,如何能抵御楚岩?

万千神物,宛若楚岩的一部分一般,顺势飞出,迅速形成一股恐怖绝伦的切割力。

“不!”

“啊!”离火将发出惨叫,在诸天神光下被洞穿。

“轰!”

大道巨颤。

这一天,血雨仿佛从未停息过。

瓢泼而落。

离门将,陨!

上古门将之一,陨!

远处,虚门将与水门将看见这一幕皆露出悲伤之色。

死了……

昔年好友又死一位。

“不!”八重天上,域王心痛无比,这一刻的他近乎疯狂,抬手一掌朝着仇穹轰去:“滚!”

“砰!”仇穹突然遭受全力一掌,身躯一颤,竟是真的被击退一步,微微皱眉,可当他再想追击上去时,却见域王已俯身朝下,重回到第一域的战场上。

见域王朝自己杀来,楚岩冷笑一声:“你倒算是一条好汉,可以为凭你就能挡住我?”

“走!”域王一掌轰出,缠住楚岩,他冲着天闲等人低吼道:“走啊!跑!”

“域王,你果然也隐藏了实力!”楚岩低喝,域王比之前表现的还要强,这也有破八了吧?

但楚岩在乎吗?

“你以为拦住我就有用?仇穹前辈,杀了他们 !”

“仇穹,你敢!”域王怒喝,但却心累无比。

他终究只是一人,分身乏术。

界王界主的人数再多,可高端战力少一位,就是致命的。

这局,如何才能破?

“噗嗤!”

这时又有一声巨响,血雨加剧。

又有界主以上的人陨落了。

“天速!”天闲爆喝,三十六天罡之一天速,陨,被任倩儿与李朝阳联手围杀。

“天机!”天闲转身,看向同为三十六天罡的天机,如今天魁与天罡都背叛了,三十六天罡里的界王就剩下他和天机了。

天机一样无奈,都死了啊。

眼看着仇穹杀入战场,还在有人陨落。

天机心痛无比,三十六天罡中,也有关系好坏之分,天魁与天罡本身便是最顶级的一批,与他们不一样。

但他们才是一批人,在上古时便相互扶持。

“嗡!”

突然,天地轻颤下。

第一域上,隐约间竟有两座世界诞生,在开始一点点封锁。

所有人见状眉头一皱。

“封界?”

“要突破了吗?”缠住楚岩的域王看见那两大世界诞生,似是在绝望之中再次见到一丝光亮。

如果能在多两位封界,这一战不说胜利,起码能让神庭再次拉回一些优势。

封界或许不足够阻拦楚岩,但仇穹,够了。

只要两人能够拖住仇穹,还可以给其余人一些撤离的机会。

楚岩有他阻拦呢。

“逆境突破?”楚岩也楞下,但却并未放在心上,冷笑声:“现在高兴的是不是太早了?还没完成封闭呢,我会给他们突破的机会吗?”

“楚岩,你别想阻拦!”域王低喝,攻势加强。

“谁说我要阻拦。”楚岩不屑一笑:“行了,最后一张底牌该打出去了,到你出手了。”

随即,所有人神色一怔。

“轰!”

只见天机的气机一下萎靡,仿佛遭到重创一般。

“不!!!”天机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只见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后方,迅速钻入他的世界里,趁着他的世界还没完成合拢,一把金枪诞生,咔嚓一声,将他的道统世界从内部摧毁。

“轰!”

世界炸裂。

这对一位界主而言,与神途崩塌毫无区别。

“不!”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看呆了,哪怕天机自己也一样,不敢置信的看向那一道身影。

“天罪!!!”

域王这一刻几乎疯掉。

怎么可能?

为什么?

天罪……对天机出手了?

这还不是关键,刚刚那一枪之力,有界王境了吧?虽说还没到封界级,但初界肯定是有的。

天罪突破界王了?是什么时候的事?

创世神庭,无人知晓。

天罪将天机的世界摧毁,但一样遭到天机的反攻,被一掌拍出千里,伤的不轻,脸色苍白,但他偷袭完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道:“仙王……答应你的都做了,我也不去天界,以后别追杀我!这大道、天地机缘,我都不要!”

说完,天罪想了一下,还不忘把手中的金枪抛了出去:“这枪也不要,还给你,别追杀我!”

“哈哈,天罪,好样的!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楚岩的兄弟,我楚岩绝不会在追杀你!”楚岩狂笑:“域王,结束了,天机被废,天闲一人不可能挡下仇穹的,哈哈,这便是与我天界为敌的代价!今天都要死!”

魔性!

此刻的楚岩,不像是正派,反而像是一个反派角色。

杀!

他今天就是要杀光神庭,杀光古人!

天机被废,域王也是哀莫大于心死。

输了!

彻底输了!

没有一丝丝机会。

远处贞王,这一刻都在退后,眼神之中闪烁着一丝恐惧。

太可怕了。

界王界主,说死就死。

但上苍巨兽却不给他机会,挥舞着毛茸茸的爪子:“傻子让我看着你,不需要跑,否则打你啊!”

“辰!!!”

域王抬起头,看向那九重天上还在与天王对弈僵持的辰王。

“这便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这是神庭啊!他们,都曾是你我的战友,你当真要让他们都死绝吗?”

“天哭死了,天机废了,离门将也死了,是不是要我死了你才肯甘心,你才肯出手!”这一刻,域王在咆哮,在嘶吼。

九重天上,辰王神色也是复杂无比。

败了!

惨败。

突然,辰王露出一抹自嘲之笑,笑的可悲、可怜。

他以为……他自己就可以赢的,那些人想要借助他当做媒介,他如何不知道?但凭什么?

他是辰王,上古第一王,从古至今,神皇不出的第一人,他连天王都不服,他是破九啊!

界王破九!

这和蒙王都不一样的。

蒙王在邪窟破九,那是借助皇力的,而他不一样,他是凭借自身实力修行到破九的,破九没成皇,他的根基比蒙王更强。

可那些人呢?

后天神皇罢了。

他争战九天时,那些人甚至还没出生呢,凭什么让自己给他们做棋子?

他不甘心!

所以哪怕战到这一刻,他仍然没有动用,但如今神庭要死绝了,死了太多太多人了。

他改变不了。

下一刻,辰王抬头,看向天界的上空,那里的那一双眼睛似乎还在,正嘲讽的看向他,似乎在笑他的不自量力。

“吱!”辰王将拳狠狠握紧,真的……不甘心啊。

“轰隆隆!”

“咔嚓!”

下方,还在有人陨落。

“王……”

“救救我们!”

“王……”

惨叫声,绝望声,源源不断。

“辰!”域王赤红着眼的在咆哮。

“唉!”终于,辰王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随即在他手中取出一块陈旧无比的古老令牌,一口鲜血喷洒在上面,甚至将他的神途与其连接。

刹那间,那原本黯然无光令牌仿佛被唤醒一般,绽放出无与伦比的金色圣光。

“神庭之灾,辰王在此,请皇回归!”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御天武帝 倒序 正序

《御天武帝》本章换源阅读
X